认真面具

 

小小说/希尼尔

 

浩浩荡荡地我们来到圣淘沙。

一阵车烟朝高尔夫球场的方向隐去,徒留老人与浩原幸助,正等待我的引导。

呵,这山丘,我年轻的时候来过的......老人站在一棵参天的古树下,振奋起来。对于部分本地与外来的游客而言,山丘上的腊像馆是可去也可不去的一个枯燥的去处。 虽然如此,他俩却泡了两个多时辰。我始终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,跟随在清冷的展览馆里。

在这之前,我就调回去了呵......可我年轻的时候,也听说过......老人指着一群围绕在会议桌的军入腊像,向浩原招手,听说他们就在一间车厂内谈判!

老人以一种错失良机的语态,向他最小的孙子表达。那阵子因为摔断了肋骨,空袭后的几天,就被遣回原乡去了......噢!本岛 本岛那市政厅还在吧?

老人竟然是南来怀古的前朝遗将!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出,那以侵占国军人的身份,对曾占领土地的回忆,似乎没有愧疚之意,却仅止于对当年英勇事迹的一种追怀。而年轻的浩原,则站在一旁沉默不语,大概爷爷意气焕发的时代,他还来不及参与吧?

接下来的展出,有过度煽情的画面:主角是一批披上军装的恶客,道具是一排排老百姓的尸首,背景染有一片血色的天空。

这些都是真的?问者竟有两种声调。 然而他俩的表情没有令我感觉到虚假的模样。虚假的只是掩饰的历史。我想。

不可能啊?你看,这些地方我不也曾去过,只是......制造历史的老人并不晓得历史有被剪接的可能。他的神情,比困扰的浩原,略为沉重......

 

 

匆匆忙忙地我们来到博物院旁的史料展览厅。

不用引导。他俩推开那扇窄门。一阵东北方沦陷的乡音正回绕于时光隧道最水深火热处;一叠叠褪色的照片,一张张泛黄的纸,都被刻意渲染成历史。

这些都是真的吗?我感觉得出是浩原的声音。我指着一面签满着名字的太阳旗说:

当年日军在征战时,几乎每名兵士的行囊里都折叠着乡民们签名的旗子,以激励行军的士气......我想,老人也拥有一面。

我望着腕表,虽然距离展览结束还有一小段时间,我已催促他们回旅店去。--接着展示的那一批酷刑,他们还没有适当的心理准备。在转弯处的一片灰墙上,挂满了一介烈士的忧患心情;那个时代,人人都可能是烈士,也许老人听过传闻一二,也许他已遗忘了;他或许感触到烈士的那种眼神,宽恕中带有几分不甘!我拉着浩原,在哀怨的《何日君再来》的旋律中,推开那扇窄门......

柔和的灯光下,我们用完丰富的晚膳;老人主动取消晚间的节目,只在十合百货公司买了些纪念品,就回客房去了。

接近亥时,当我发觉回程机票的一些细节出了点差错后,我临时决定造访老人。

门是虚掩的。老人与浩原正席地而坐,酒似乎已过三巡。老人以含糊的口音,哼着不易听得懂的排句;昏暗的灯光下,浩原味着眼和拍......

我想起古代的某剑客!老人说:在寻求自我超越的过程中,他把最强的对手一一扳平了;过后,仅仅一念之差下,竟解决了全村的人,从此,便不再回归。后人在似真似幻的传说中断定,因为剑客的内心十分苦闷、孤寂,并带有仇恨......

一个叫做屠杀的名词在我脑海中闪现。思索中我把目光转移到浩原,他那醺红的脸泛着房外的月光,他指着朝南的窗外那高耸的浮雕说:

那是什么?

纪念碑。方圆十里,数这座最悲情!我往落地窗前走去。远方那碑柱,在这堂皇的旅店外显得格外渺小,我面向他,以无需求证的口吻说道:

那是纪念某年当地的平民历经一次进出的教训而建的。 浩原正想继续开口,我阻止了他。而后方,老人那朦胧的声音又再度低回:

我记得家乡有一座千面卧佛,每当弟子在佛前忏悔后,深夜,佛前总有一张张撕落的面具,随风飘逝,以示新生......


突然,碑的一隅,我们竟然望见有磷磷鬼火在闪烁。经过一阵犹豫后,决定下楼寻火去。

碑给人的感觉,在这个暗淡的月光下,是凄壮的。因为风的缘故,一片片刚燃尽的冥纸就如老人的家乡那撕落的佛面随意飘了起来。在摆放灰瓮的石柱前,有一老妇人,以一种宽怀的姿态侧卧着;良久,不动,似乎有此生不渝的回忆一再萦绕这片可以被纵容的大地,以及继续带有伤痕的心。我忖度而浩原不一定能了解,她老人家正要赶上明早一场追悼五十载冤魂的春祭。

 

199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