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课将尽

小小说/希尼尔

 

你是这个年中假期最令人羡慕的老师了。

不必为会考班的同学补课,大可带着孩子们到国外旅游去。(怎么没来电邀约同行?只要旅费不太昂贵,到哪里都行。)--没心情?你低声回应:更何况,院方已安排了一系列的进修课程,还要替代其他学科的老师,带球队去比赛。而不用上补课的优质客户(你是指学生精英),还特地前来同你confirm与表示感恩,确定不用再上你的辅导课后,同学们都难掩发自内心的喜悦。你挥了挥手。

去吧!还是其他学科重要,更有谋生的价值,更何况你的课程指导纲要也完成了七七八八;所谓为师带入行,以后的造化看个人。朴实的同学在现实社会的染缸里,难免会做现实的短暂抉择。

然而,你仍驾那辆二十多年车龄的甲虫车到学院去。(你同时摇了电话给几位朋友,包括我,大家都抽不出时间,与你一起吃顿午餐。)你仍得出门去,总之,赖在家中很难向家人交代不用上课的原因。一种很难拿捏得准的心情变奏,浮现在上班途中。

在快速公路上,你把车一拐,驶到东海岸公园去。你在防浪堤上独坐了一个下午,海潮拍岸,浪花义无反顾地盛开、毁灭。有海水的地方就有华人,有华人的地方就有(不知从哪儿听来的,也不知如何接下去。)退一步海阔天空啊!你走回木麻黄树林下,摊开一张旧报纸,躺下,一本闲书还未把握心情翻阅,已困极沉思去。

依据你传来的SMS,找到你流落之处,像卡夫卡《变形记》中的一只大甲虫,你蜷缩着。踢了你一脚,略有躁动,久久,却翻不过身来,一阵惶恐的表情,脸上还沾有几丝枯褐的针叶。你不是担心会失去一份教职,而是优心丢失一脉文化。

你被我拉起来后的神志恍惚。那张铺在枯黄草地上被压得皱烂的旧报纸恰好有数则关于华文ABC及大学新入学条例的新闻。你一手抓起随心揉成一团丢到一旁的垃圾箱内。

重回海边,让刚才因困睡而汗湿的上衣给海风吹干,然后赶到小贩中心买了两包精英蛋炒饭。(我也要了一包。)你突然想起同学们与你分享一则倾巢完蛋的新成语解读,你苦笑。(同学们创意蛮高)。你驾了那辆欲杀未杀的甲虫车(当初买这部车时岳母也帮了一把,这当中带有一份情感)来到岳母家,你拉高声音呼唤,有老妇人开门,接过晚餐,顺口问道:

今天怎么这么迟啊?

噢,下午给同学们多发了一些华文备考习题,他们都勤于发问,耽误了一点时间你自然地回应。言不由衷。你叙述的是刚才木麻黄树下的一截白日梦。

________________

2004-06-06 稿 2004-06-13 联合早报